AMC化解P2P風險:出借人債權定價不容易

首頁 > 資訊 >正文

【摘要】AMC參與P2P網貸風險化解是其履行央企社會責任的體現,但在化解過程中也應當遵循自主決策、自擔風險、自負盈虧的商業化、市場化原則,不能因化解P2P網貸風險給AMC自身及其廣大股東造成損失。而作為通過P2P網貸平臺進行投資的債權人,也是希望自己的權益能夠全部實現或盡可能以不縮水、少縮水的價格轉讓債權,兩者之間的利益訴求勢必會在資產定價談判中體現出來。

  布瑞弗美  ·  2019-12-09 10:11
AMC化解P2P風險:出借人債權定價不容易 - 金評媒
來源: 經濟觀察網   

進一步加大風險處置力度,有力有序化解存量風險,引導問題機構轉型或良性退出并最大限度地保護投資人的合法權益,仍然是當前P2P網貸行業亟待完成的艱巨任務。

面對P2P網貸行業發生的“爆雷潮”,銀保監會就曾于去年8月召集四大國有金融資產管理公司(下稱“AMC”)召開P2P網貸風險化解專題座談會,要求AMC主動作為,充分發揮風險處置專業優勢和經驗優勢,介入P2P網貸不良資產處置協助化解爆雷風險。會后各AMC紛紛成立了P2P網貸風險化解工作領導小組或辦公室,積極研究部署化解工作。

但從AMC前期對P2P網貸“爆雷潮”開展摸底盡調的情況來看,與傳統金融不良資產業務和非金不良資產業務相比,AMC首次參與P2P網貸風險化解面臨諸多障礙。

三方面障礙

其一,準入障礙,即AMC直接收購處置自然人不良債權缺乏政策依據。

P2P網貸平臺本質上屬于信息中介機構,為借款人與出借人(即投資人)實現直接借貸提供信息搜集、信息公布、資信評估、信息交互、借貸撮合等服務。P2P網貸平臺的這一性質決定了AMC直接參與其風險化解需要以財政部和原銀監會聯合頒布的《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開展非金融機構不良資產業務管理辦法》(財經〔2015〕56號)(下稱“《辦法》”)作為政策依據。但在P2P網貸平臺的實際借貸關系中,絕大部分出借人為自然人進而形成大量的自然人債權,這與當前AMC開展非金不良資產業務的內涵與外延相沖突。

《辦法》第三條明確規定“非金融機構是指各類金融機構之外的境內企業法人、事業單位、社會團體或其他組織”,并沒有將自然人不良債權納入AMC開展非金不良資產業務的范疇。

《辦法》第四條規定“各類金融機構作為中間人受托管理其他法人或自然人財產形成的不良資產也屬于非金融機構不良資產”,似乎為AMC收購處置那些與商業銀行合作建立起第三方存管制度的P2P網貸平臺所涉及的自然人不良債權提供了切入點,但該條規定中的金融機構受托管理形成的不良資產主要是指法人或自然人通過信托計劃、資管計劃等結構性安排所形成的不良債權,至于P2P網貸平臺第三方存管制度下的自然人不良債權是否屬于該條規定下的受托管理形成的不良資產,還需得到監管部門的認可。

因此,在目前的監管政策下,由AMC直接收購處置自然人不良債權存在合規質疑。

其二,確權障礙,即債權債務錯綜復雜,確權難度較大。

一方面,針對AMC開展非金不良資產業務,《辦法》第八條明確規定該類不良資產必須滿足真實、有效、潔凈的條件。真實性指資產客觀存在且對應的基礎經濟行為真實發生,相關要素明確具體,可獲得、可證實;有效性指資產屬于國家法律法規允許轉讓的范圍;潔凈性指資產權屬關系能夠得到交易相關方的認可,原權利人已經履行完畢約定給付義務、不存在履約糾紛等權利瑕疵。事實上部分P2P網貸平臺存在虛構借款標的、多層嵌套、期限錯配以及自融等問題,導致許多債權沒有真實的底層資產,有的高危問題平臺甚至涉及非法集資、龐氏騙局和刑事詐騙等問題,還有的債權債務牽涉大量的民事、刑事、刑民交叉的訴訟案件,均導致相關債權債務難以滿足真實、有效、潔凈等要求。

另一方面,因部分P2P網貸平臺自身缺乏規范管理,風控措施落實不到位,導致債權債務憑證丟失或不完整,擔保權利或相應資產存在瑕疵或落空,出險后資產保全不到位等,均會導致債權債務的確權工作猶如抽絲剝繭。再加上P2P網貸平臺涉及的交易主體數量龐大,僅憑AMC現有的人員配備很難高效處理確權工作的復雜程序和巨大工作量。

其三,定價與清收障礙,即資產定價談判不易,追償清收風險較大。

一方面,AMC參與P2P網貸風險化解是其履行央企社會責任的體現,但在化解過程中也應當遵循自主決策、自擔風險、自負盈虧的商業化、市場化原則,不能因化解P2P網貸風險給AMC自身及其廣大股東造成損失。而作為通過P2P網貸平臺進行投資的債權人,也是希望自己的權益能夠全部實現或盡可能以不縮水、少縮水的價格轉讓債權,兩者之間的利益訴求勢必會在資產定價談判中體現出來。P2P網貸平臺所形成的債權具有分散、小額、主體眾多等特點,會給資產定價談判帶來很大難度。

另一方面,不少債權沒有形成足夠有效的底層資產,導致后期處置缺乏抓手;即使存在了有效資產也面臨不小的變現困難,尤其是底層資產涉及非上市公司股權等權益類資產或者工業用地、機器設備、廠房等,通常變現周期比較漫長且變現率也較低。如果AMC對收購的不良債權尤其是大量自然人不良債權進行合法合規的自我清收,更是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訴訟成本并占用較大司法資源,耗時耗力且效果有限。

探路突破

盡管障礙重重,AMC仍可立足于過去20年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維護社會穩定方面積累的豐富經驗,結合其在資產收購、資產處置、托管清算以及綜合金融服務等方面的綜合業務優勢,探索創新不良資產處置手段,有效參與P2P網貸風險的化解工作。

一是可依托現有的非金不良資產業務,對P2P網貸平臺特定類型不良債權進行收購處置,化解風險。

所謂特定類型不良債權,是指該類債權雖然產生于P2P網貸平臺,但符合《辦法》對非金融機構不良資產的界定,屬于AMC開展非金融機構不良資產業務的范疇。此類不良債權至少有一方主體為非自然人,債權債務關系清晰明確,滿足真實、有效、潔凈的要求且具有相應的的底層資產或具體項目。從整個P2P網貸平臺債權體量來看,雖然此類不良債權相較于借貸雙方均為自然人的不良債權占比不大,但絕對交易額并不小。

就筆者所了解,截至目前AMC已借助其非金不良資產業務落地實施3單項目,成功處置化解P2P網貸行業超32億元不良債權。

為詳細介紹該種風險化解操作模式,此處以某AMC實施的一單因涉及違規網絡理財產品導致的不良債權收購暨重組項目為例:

在該項目中,A公司通過銀行向B公司發放委托貸款10億元,用于B公司的房地產項目開發建設,并以相應的在建工程、土地、項目公司股權等為該筆債權設置了抵質押擔保措施;隨后,A公司與某P2P網貸平臺簽訂《財務顧問協議》,由A公司將其對B公司的債權拆分為287個金額不等的資產包,并將該等債權資產包的收益權通某P2P網貸平臺發布網絡理財產品進行轉讓,最終流向6100余戶P2P個人投資者;B公司按照委托貸款協議約定向A公司償還的貸款將用于支付該等P2P投資人的投資本金及收益。

但某P2P未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門頒發的資產管理業務牌照或資產管理產品代銷牌照,根據相關規定其作為平臺方發行銷A公司的債權收益權產品,屬于存量違法違規業務,需在限定的期限內予以整改清理。B公司雖經多方籌措資金,但由于地產融資環境趨緊,融資事宜進展不順,無法在短期內湊足資金歸還A公司貸款本息以完成全部清理工作,進而導致6100余戶個人投資者面臨短期內難以收回投資且虧損本金的實際風險。

在此情況下,為響應監管部門號召,防止該網絡理財產品發生爆雷風險、保障個人投資者權益,某AMC主動介入協助風險化解。在對A、B公司之間的債權、房地產項目資產、及其涉及的P2P網貸業務的全部法律文件進行分析論證后,某AMC決定以A、B公司之間的債權作為切入點,采用“非金收購+債務重組”的業務模式化解風險。

大體而言,可分為三個模塊:

第一個是收購端,即由某AMC、A公司、B公司三方簽署《債權收購暨債務重組協議》,某AMC公司收購A公司對B公司的債權,承繼原債權項下的全部風控措施,并結合底層房地產項目的開發銷售進度合理設定債務重組期間和還款安排,緩解B公司的資金流動性和還款壓力。

第二個是項目端,即AMC引入了更加專業的地產團隊,對底層房地產項目做到股權、資產、現金流三封閉,嚴格控制項目風險,確保最終的還款來源安全穩健。

第三個是清理端,即對某P2P平臺違規網絡理財產品的限時清理;為此,AMC、A公司、B公司三方簽署的《債權收購暨債務重組協議》中就明確要求A公司承諾將該筆債權收購價款必須且只能最終用于支付個人投資者的投資本金及收益,在約定時間內將該等資金支付至個人投資者使用的第三方資金平臺,并向某AMC提供專項清理報告,否則將追究其違約責任;同時,某AMC有權委派專人和律師全程監督各環節中的資金流向,防止出現操作風險和道德風險,保障某AMC收購該筆債權的初衷得以實現。

最終,通過該等交易安排,某AMC成功協助A公司如期清理完畢違規網絡理財產品余額約8.76億元,6100余戶個人投資者均獲得全額受償。

雖然其他P2P網貸平臺風險與該項目的產生背景、具體細節等可能不具有完全的一致性,但總體來說,利用“非金收購+債務重組”的業務模式作為依托進行債權收購,監督P2P網貸平臺及相關主體完成網絡理財產品的清理確權,并通過完善風控措施及后續監管等手段確保債務人按期、足額償還債務,進而確保P2P網貸風險化解目標的最終實現,是當前AMC參與P2P網貸風險化解的可行路徑。

二是對于自然人不良債權,可以考慮先由P2P網貸平臺以受讓投資者債權或受托管理相關資產的方式將自然人債權化零為整,再由AMC把P2P網貸平臺作為交易對手開展不良資產收購處置業務。

盡管P2P網貸平臺已被明確為信息中介機構,為借貸雙方實現直接融資提供中介服務,但從實際業務開展過程看,大部分平臺為追求交易規模,以拆分債權、借新還舊等方式進行滾動發行和償付,此時的P2P網貸平臺已成為最終的風險承擔者。以P2P網貸平臺直接作為交易對手,由其先行梳理確認平臺上的自然人債權,可以大大減輕AMC對自然人債權進行核定和二次確權的工作量,更為重要的是可以克服AMC收購自然人不良資產存在的政策障礙。

三是跳出非金不良資產業務范疇,由AMC對不同類型的P2P網貸平臺采取托管經營、破產清算或流動性支持等手段,有針對性的參與風險化解。

對于存在違法違規經營需要兼并或清退的平臺,AMC可以利用國有金融企業的公信力、品牌優勢及豐富的實踐經驗,以托管經營和破產清算的方式參與風險化解,協調各方最大限度減少投資人的損失,提高清償率,確保此類P2P網貸平臺有序退出市場。對于本身依法合規經營發展前景良好但存在流動性困難的平臺,可以在做好風控措施的前提下,通過入股或者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等方式,幫助該等平臺恢復造血功能,逐步邁入良性發展的軌道。

防范化解P2P網貸爆雷風險是一項系統工程,單依靠AMC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需要調動監管部門、司法機關、地方AMC、中介機構等各方力量深度配合,創新方式、多措并舉,才能合力打好這場風險化解攻堅戰。

來源: 經濟觀察網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金評媒立場,禁止轉載。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猪饲料可以做什么赚钱 东北彩票彩论坛 投资理财平台商家 浙江20选5开奖公告 快3彩票是真的假的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100 山东11选5任一计划 北京28蛋蛋开奖结果 浙江十二走势图 贵州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哪个彩票平台有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