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機構合作到海外掘金,金融科技企業長遠發展的下一步

首頁 > 企業新聞 >正文

【摘要】金融科技的浪潮正加速席卷,而如何通過科技賦能傳統金融數字化轉型,并在商業模式演變的潮流中找到自己的價值增長點,成功推動金融科技出海,則成為金融科技從業者必須思考的問題。從樂信、360金融、玖富等上市金融科技企業的財報來看,一些企業或許已經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王久 原創  ·  2019-11-01 17:33
從機構合作到海外掘金,金融科技企業長遠發展的下一步 - 金評媒
作者: 王久   

金融科技的浪潮正加速席卷,而如何通過科技賦能傳統金融數字化轉型,并在商業模式演變的潮流中找到自己的價值增長點,成功推動金融科技出海,則成為金融科技從業者必須思考的問題。從樂信、360金融、玖富等上市金融科技企業的財報來看,一些企業或許已經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金融科技企業轉型尋求機構合作,長遠發展路徑初現

從已上市的各家金融科技公司的財報看,目前金融科技公司紛紛加快了和傳統金融機構合作的步伐。從2C到2B,企業受行業政策的影響會不斷減小,同時資金來源也會更為穩定,不失為一條長遠發展之路。

理財報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樂信(NASDAQ:LX)的撮合貸款中71%為金融機構資金,金融合作伙伴數量也已超過100家。第二季度,樂信撮合貸款260億元,機構資金占比為78%,樂信通過為各類金融機構服務獲得的金融科技收入達到12億,占比48.5%。

2019年第一季度,360金融(NASDAQ:QFIN)撮合的貸款中,金融機構資金占比79%,二季度促成貸款483.8億元,其中金融機構資金占比為85%,為上市同類企業中最高,二季度合作的金融機構超過60家。

而主打金融科技輸出的趣店(NYSE:QD),從2018年三季度開始推出了“開放平臺戰略”,用金融科技連接優質用戶和持牌金融機構,為雙方撮合交易。財報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趣店發放貸款中來自開放平臺金融機構資金占比55.4%,信托資金占比10.6%,趣店與機構資金合作資金余額246億元,第二季度,發放貸款中來自開放平臺金融機構資金占比65.7%,信托資金占比9%,與機構資金合作資金余額提升至287億元,合作方包括100余家持牌金融機構,金融科技業務的收入近4億元。

今年8月剛剛登陸美國納斯達克市場的玖富(NASDAQ:JFU),上市后的首份財報也顯示出機構資金占比的大幅提高。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玖富撮合貸款金額97億元人民幣,由機構資金提供的貸款金額占比10.5%。2019年第二季度,玖富撮合貸款金額98億元人民幣,機構資金占比增至58%,金融科技業務收入貢獻達55.2%。截至二季度末,玖富的機構資金授信金額超過700億人民幣,合作金融機構超過20家。

值得關注的是,玖富二季度財報顯示,玖富與金融機構的模式和行業一般采用的保證金、第三方擔保模式有所不同,在合作中玖富發揮了科技平臺作用,提供技術相關服務,避免了利息收入和風險收入。并與保險公司合作采用履約險模式和與擔保公司合作,但不對保險公司或擔保公司提供反擔保措施,也無需繳納保證金,從而保證了一個輕商業模式。在這一模式下,玖富平臺的資金均為運營資金,而非限制性現金(no restricted cash),這使得貸款業務規模不受保證金杠桿率的約束,同時也讓玖富的經營性現金遠多于擔保型模式下的經營性現金,充分為未來發展做準備。

近段時間,多地銀保監局及地方行業自律協會對互聯網助貸風險頻發聲。日前,北京銀保監局印發《關于規范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類業務及互聯網保險業務的通知》,除了重申銀行不得將授信審查、風控等核心環節外包,還對金融科技公司進行了界定與外延式的描述。可見,未來沒有真正的科技能力的金融科技公司很難在轉型助貸道路上繼續前行,只有那些真正具有科技實力,合規高效的金融科技公司才能更好地為傳統金融數字化轉型服務。

 

出海“東南亞” 著重輸出技術、服務以及商業模式

我國金融科技企業在創新金融服務、提升效率水平方面的發展經驗和模式也引發了國際市場的廣泛關注,金融與科技的融合發展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經濟發展。在業務轉型的同時,國內金融科技公司也紛紛掀起“出海”熱潮,以尋求新的發展機遇,東南亞因其人口眾多、市場空間巨大,并受“一帶一路”倡議輻射,成為金融科技公司海外戰略首選。

上市金融科技企業品鈦(NASDAQ:PT),在東南亞布局已早。2017年10月,品鈦與香港富衛集團(FWD)合資在新加坡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 PIVOT,面向東南亞地區的金融機構提供財富管理,與新加坡、馬來西亞和中國香港地區客戶對接智能投顧解決方案。2019年 3月,PIVOT獲得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頒發的資本市場服務牌照(CMS),可直接向個人投資者提供基于人工智能算法驅動的投資服務;2018 年 4 月,品鈦又與大華銀行(UOB)合資在新加坡成立智能信貸技術公司華鈦科技(AVATEC),面向馬來西亞、印尼、泰國、菲律賓等國的金融機構提供智能信貸解決方案。2019年5月8日,品鈦在新加坡成立國際總部,并計劃在新加坡成立研發中心以及獨立的數據中心;2019 年 4 月 9 日,華鈦科技在印度尼西亞的全資公司華鈦印尼 (Avatec Indonesia)已獲得印尼監管局的批準,成為其數字金融創新(Digital Financial Innovation)沙盒計劃的信用評分解決方案提供商。

和信貸(NASDAQ:HX)的出海戰略同樣以東南亞為起點。公開資料顯示,和信貸于2019年8月成功進行了公司第一次跨境投資,以160萬美元收購了印尼消費分期貸款互聯網借貸平臺Musketeer Group Inc. 20%的股權。

今年8月赴美上市的玖富(NASDAQ:JFU)也在招股書中明確表示,募資用途之一即“用于國際擴張,包括擴大在香港和東南亞的投資計劃,以及申請額外的執照來幫助執行國際業務戰略。”公開資料顯示,玖富的國際戰略布局以人工智能等技術為驅動,立足美國硅谷、東南亞 、中國香港三位一體化發展。其中在中國香港,玖富2016年戰略控股了擁有證券交易、證券咨詢、期貨合約咨詢和資產管理四種金融牌照的老牌券商犇亞證券亞洲,隨后更名為玖富證券;2017年再次收購了擁有香港保險經紀牌照的裕通財富保險經紀公司并更名為玖富財富;在東南亞,玖富早早便在新加坡設立東南亞總部,2018年攜手SBI共同投資的印度尼西亞最大金融科技公司Investree日前成功獲得了P2P注冊號,同時在泰國聯合聯昌國際銀行泰國分行(CIMB Thai)上線“個人信用貸款”產品,并以此為窗口進一步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的數據、技術支持力度。至此,玖富已與印度尼西亞、新加坡、泰國、菲律賓、越南等5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深度合作與業務發展,這5個國家的總人口約為5.46億,市場前景廣闊。

從上述案例不難看出,中國金融科技企業“出海”正逐漸走向成熟,從簡單的產品復制轉換為著重輸出技術、服務以及商業模式,并匹配相關的本地化運營,目標是成為海外金融科技的“賦能者”。

不過,在“走出去”的大趨勢下,同樣需要注重的是發展的質量,如何提升金融科技企業出海的整體實力、如何找準模式在合規中創新、如何提升風控能力將是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也是中國金融科技企業必須思考的問題。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猪饲料可以做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