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貸也分三六九等,差異化管理后不會步校園貸后塵

首頁 > 企業資訊 >正文

【摘要】對于目前出臺的涉及到現金貸業務整頓和清理的《關于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沒有必要過分緊張,而是應該看到監管意圖背后的積極意義,在互聯網金融監管總也要有差異化的考慮,積極的因素應該鼓勵,而負面的產品和方向則要適當規范。

  陳凱  ·  2017-04-13 13:00
現金貸也分三六九等,差異化管理后不會步校園貸后塵 - 金評媒
作者: 陳凱   

互聯網金融在商業細分領域的新開發創新已經進入了一個相對較高的瓶頸區,而關于監管與行業互動的消息與趨勢也成為今后幾年主要的一個行業表現形態,大多數平臺在今年面臨的一個主要問題就是如何迎合監管以及適應監管的問題。近期市場關注的焦點仍然聚集在銀監會辦法的一個辦法和三個指引(分別是備案登錄、銀行存管和信息公開)。410日,銀監會下發《關于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對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提出十大項共計三十五條規定。其中第二十九條明確提到:做好現金貸業務活動的清理整頓工作。

此指導意見一出,行業內便存在一些主流的聲音,大部分聲音是唱衰目前如火如荼的現金貸產品,在國外也叫薪金貸,其依據是針對客戶的一些信貸數據和其他互聯網第三方的征信數據給用戶進行無抵押擔保的個人線上信用貸款,基本上采取按日計息的方式,隨借隨還,相對比較靈活。之所以這種現金貸的產品引發監管注意是因為在產品商業化的過程中出現了兩種比較明顯的大額現金貸和小額現金貸的發展趨勢。

從監管管理的角度來進行分析,個人理解認為,只是說整頓清理(整頓清理的最后目的無非是一個方向,通過類似于網貸暫行管理辦法的方式來大致限定現金貸行業的發展規范但后期具體細化仍需要時間)。其實并不是全盤否定目前市場上的現金貸產品,因為本身包括商業銀行、消費金融公司以及一些網絡小貸公司其實都有在市場上大力推廣過現金貸款產品,其產品特點包括“無抵押無擔保、隨借隨還、按日計息、分期償還”等。

只不過在市場化的過程中,由于此前兩年對互聯網金融行業采取的風險容忍度較高的策略導致了一些平臺在無監管的市場壓力中走入了產品的誤區:片面強調現金貸產品的高收益和對用戶的利益誘導而忽視了基于產品和數據本身的金融信用審核和風控管理,導致的結果就是產品體系的風控水準并不是以完善的大數據和模型支撐而是通過簡單的業務營銷和市場概率來覆蓋。

這里說的業務營銷和市場概率在小額現金貸產品上是尤其明顯的,有一些第三方的市場調研咨詢公司發布的數據限制,一些第三方的小額現金貸平臺平均的年化貸款收益率動輒100-200%之間,更夸張的也有,如此高的利息,只有在放款本金滿足數額低和快速周轉的情況下才不會引起用戶太高的敏感度。這些小額現金貸平臺的風控邏輯也比較簡單,提供手機號碼、注冊登錄、授權讀取通訊錄,就可以獲得平臺幾千元的授信,一旦逾期不還,就對通訊錄聯系人進行電話“轟炸”。這類小額現金貸平臺之所以熱衷于這種前端銷售推廣,忽視后端風控能力建設的模式,主要原因是可以通過小額的現金貸款(一般在1千到幾千之間),以短期、小額、周轉為目標用戶,用手續費的形式迷惑借款人,從而達到年化100%~200%甚至更高的收益。

互聯網金融本質上也是創造一種信用屬性和自身行業生態的過程,只不過和傳統的銀行風控手法相比,目前流行的大數據風控和建模、數據分析處理能力一定程度上能夠保障在一定用戶群和生態中的低不良和較好的信用情況管理。也因此推動了一些基于用戶生態的個人移動端信用貸款和現金貸產品。但是這里要著重說明的是像阿里、京東、騰訊這些有龐大用戶和互聯網電商行業生態基礎的平臺,在現金貸產品的設置上大多還是比較遵循大數據征信和風控的產業規則的。

比如綜合建立在嚴格的風控準入、大數據分析、反欺詐模塊、安全技術服務等基礎上,并且通過風控模塊技術、因子結合聯通在大數據、技術、用戶行為方面的優勢進行復合交叉驗證,通過融合大數據、智能風控、人工智能、深度學習等前沿技術來產生一個在內部場景已經試驗和比較過的風控模型,并結合外部的嘗試進行場景化。這種現金貸的授信金額一般較大,處于10-30萬之間,參考的數據因子也較多,基本上日息在萬2到萬5之間,阿里的借唄、騰訊微粒貸等都已經累計發放了數千億元的貸款,不良率基本上維持在1%以下,可以說是實現了一種純線上的,基于大數據信用審核的現金貸模式。對于監管的意圖而言,這種大額的,以互聯網大數據作為授信和信貸管理支撐,并且有良好產業化管理和不良控制的產品、平臺,自然會鼓勵并且促進消費金融事業的發展。

而存在的另一種小額的現金貸,之所以引發行業關注并且為監管所“擔憂”,主要是在產品模型和定位了走入了誤區,不是通過加強線上數據化風控能力來提高信貸質量而是通過不加以節制的市場推廣和收取高額的利息來攤平不良資產所占比重,最后也能實現較高的盈利。這種方式基本上是在通過一個小額、高頻和用戶之間的旁氏騙局來實現產品和平臺的盈利,但是對用戶信貸質量和金融信用衍生并沒有本質的完善和提升作用,反而會引發社會信用生態的惡化,這種細分的小額現金貸模式其實是需要仔細區分的,對于這些沒有數據化風控支撐,只是做市場推廣和用戶簡單審核的平臺,規范其現金貸業務優勢有必要的。

所以,對于目前出臺的涉及到現金貸業務整頓和清理的《關于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沒有必要過分緊張,而是應該看到監管意圖背后的積極意義,在互聯網金融監管總也要有差異化的考慮,積極的因素應該鼓勵,而負面的產品和方向則要適當規范。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金評媒立場,禁止轉載。

陳凱

專注大數據,互聯網金融,P2P,信用建設,金融脫媒等。微信公眾號:samchenkai。從事金融前沿研究和分析工作,主要立足于互聯網和銀行、電商分析,擅長財經和IT互聯網綜合,涉獵于互聯網金融。

評論:
    猪饲料可以做什么赚钱 腾讯分分彩官方开奖网站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青海快3预测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排列3跨度振幅走势图 广东好彩1开奖 188金宝博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大智慧配资 中国彩论坛 河北排列7开奖软件